拜耳截和Vividion IPO

发布日期:2021-08-05 浏览次数:632


新闻事件

今天德国制药公司拜耳宣布将以15亿现金和5亿里程金收购尚在临床前早期的美国生物技术公司Vividion,这是继去年40亿收购干细胞企业AskBio之后拜耳再一次截和即将IPO的生物技术公司。Vividion本来计划今年在纳斯达克上市,但拜耳听到风声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7周内完成了对Vividion收购,拜耳BD老大笑称这是IPO终结者的收购模式。Vividion的主要平台是难成药靶点的不可逆抑制剂开发和新靶点的发现,现在产品线都是一些高风险的早期资产,比如转录因子Nrf2、Stat3和DNA解旋酶WRN抑制剂/激活剂等。


药源解析

Vividion的这些资产开发到可以进入临床的水平难度极大,那么这么早期、这么高风险的资产怎么还值20亿呢?答案是Vividion的创始人都是当今顶级科学家。Ben Cravatt不仅是现在最优秀的化学生物学家之一,他对药物设计和优化的理解比任何资深工业界科学家都不逊色、大局观绝对一流。他发明的ABPP技术对于靶点发现至关重要,两年前他设计了8对对映体在整个蛋白组大海捞针为176个蛋白找到活性配体。Phil Baran是过去20年最优秀的合成化学家,一般优秀化学家设计的合成路线令人叹为观止、分子自己合成了自己曾是恭维的评论。而Baran设计的路线令人一头雾水,研究生要是这样设计会被认为化学是体育老师教的。余金权则是最优秀的合成方法学探索者之一,他们两人同时也非常注重化学的实用性、是寻找新分子骨架的顶级高手。


艺高人胆大,Vividion产品线里都是一些传统意义上的不可成药靶点。Nrf2是个应激氧化压力的转录因子,曾有一个著名的激活剂bardoxolone多年前被艾伯维以10亿美元收购、但后来在CKD试验中失败,不过最近一个类似物巴多索隆的上市申请已经被FDA受理。Vividion产品线里既有Nrf2激活剂也有抑制剂。Stat3也是一个转录因子,几年前住友制药收购一个号称是Stat3抑制剂的napabucasin,但已经在几个实体瘤三期失败。WRN是个DNA解旋酶,前年因为一天发了两篇Nature文章在朋友圈刷屏引起很多人注意。但这是一个要和DNA结合才起效的酶,配体发现和评价都很复杂。Vividion产品线里最亲民的靶点E3链接酶也是难啃的骨头,现在除了VHL、CRBN外其它E3配体也很少。


所以尽管创始人各个身怀绝技但要征服这些靶点难度还是非常大的,拜耳这次收购的一个现实目的是能在水边搭个台子看月亮更方便一点。毫无疑问这三人是当今小分子药物开发最顶级的科学家,即使现在产品线的靶点失败他们的最新研究成果拜耳还是可能比其他人更早看到。据说这些人已经承诺与拜耳紧密合作,这些实验室培养的顶级人才也可能会更多地流入拜耳的研发机构。拜耳另一方面也是想进入高风险、高回报的不可成药靶点领地。这个平台可能类似核酸领域的mRNA,两个mRNA先驱企业都市值超过千亿令大家看到高风险颠覆性技术一旦成功的巨大回报。如果这里面的一个或几个产品成功了,那将是小分子药物的一片新天地、拜耳也可能因此晋级甲组。


转载自:美中药源原创文章 https://mp.weixin.qq.com/s/j22j0sBdHzGIiMyN4ZX1pg